僑大先修班 / 僑生先修部....民間版校友連絡站

[分享]反鎖。《白門》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分享]反鎖。《白門》

發表  Faulten 于 周一 8月 10, 2009 8:09 pm

[文章分享]——反鎖。<白門>

從林口臺地來到陽明山,與北市溫差從二度降到四度,一個人陷在提早入冬的秋,我望著桌燈反照出多少來不及訣別的白門,一切還在昨夜的調侃中流竄著,將遺落的歲月醉給笑聲……


去年九月我們剛來到臺灣,一群剛離開了高中卻又還沒踏入大學的年輕人,一起在林口那一片蔥鬱上,嘗試向這段人生的緩衝索求未了的幻想,在這個新環境中尋找新的希望。剛認識的我們,共同的話題中除了過去同一所中學的往事,還有這個聚集了不同國家同學的校園。尤其那些來自各地、風采薈萃的女同學,無論宿舍、餐廳以至校園之出入,我們只管虎視四周眈眈如獵;來臺灣前便曉得評分標準以五分為一正,四正為一罡,雙罡則成女神、太陽、月亮等,我們做評判的各投所好,點及即評,喜不自勝。那時也值《不能說的秘密》下檔不久,懷抱著桂綸鎂那份無法評分的脫俗和神秘,我們不斷在這片與世隔絕的美麗校園中,循著電影對白找尋那些令人悸動的蛛絲馬跡:只聞琴聲不見門的琴房、迴朗轉角的邂逅、後庭湖的秘密花園,還有那些似乎穿梭來回在二十年中泛黃了的舊教室和樓房。在這些煽情的場景中朝夕相對,時而窺探男女之授受,假作真時真亦假也好,相互起哄便是旁觀者的樂趣,當局者的甜蜜。學期之初閑逸有餘,好渲染幾分曖昧,一群花樣少男少女……


男生回到宿舍時,還會在固定的“會議室”召開會議,記得那時第一個議案便是昭告自家男生“攘外必先安内”,在面對各國男同學的威懾脅迫下,必先守住同學會内幾朵花兒,絕不能讓肥水流入外人田。此外,還會不時報告彼此的戰況、戰績以及做戰情分析,甚至分享戰果,像是一群男生圍著同一台電腦共享“白門宴”。偶爾同學會出遊時,夠義氣的女戰友也會把有質量的室友拖出來,有香港的澳門的,還有印度的混血兒,實在有助於同學會對外擴張和發展。雖然有時我們也會想起學長姐及師長的忠告,說我們僑大這一年是一段短暫而倉促的歲月,勸我們勿陷泥沼。走過高中的我們,當中縱有誤入“白門”經驗者,終究還是難以抵擋封閉的環境所帶來的苦悶,接二連三義無反顧前仆後繼……其實我們並不是不知道終究得向“白門”說再見,只是沒想過,會再見“白門”。



“據說小條走了以後,小趙和夫子在赴美深造時遇見了‘綠門’……”

現在我們幾個死守臺北的還會常常約出來,當然理由都很空洞。話題除了抱怨大學的孤單無趣,想念僑大的單純美好,便是今年在僑大的學弟妹。僑大改變的地方太多,而他們對於我們所述説的光輝歲月卻是如此的忠實。心裏總是盼望著我們一直都可以對他們這麽重要,但另一面的隱患卻是,我們終究必須自己面對四年的大學生活。學長姐偶爾勸撫:“剛開始是這樣的。”似乎所有的剛開始最後都變得甚麽也不是,就像我們離開高中那年的滿腔不捨,來到了寶島卻還是得跟新朋友相互依賴。這一切,是否都在印證人生就是這麽一個沒有結果的進行式?每念及於斯,我們總是任性地沉默了起來。


昨晚收到僑大來電,學妹選中了這一屆學生會總幹事。在那之前,我們還一再進行戰略擷取和政見草擬等等,我想我們同學會大概從來沒有學長會為了學弟妹在僑大競選總幹事而如此瘋狂的,據前輩推測,也很可能後無來者。也或許因爲在這其中,這位學妹還代表著許多不同的意義:像對熱血的前學生會總務浩川而言,學妹是他心中那份傳承學生會權威和榮譽的唯一希望;在我這,她或只是我高中時在學生車上偶爾會坐在我旁邊,並睡倒在我肩上的學妹,我想她似乎記得我,雖然我們之前不曾說過話。不管對誰都會有不同的意義,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學弟妹們當中,唯有她可以給我們那份“白門”的感動,單是這樣就足夠了。


如果說“白門”是共同的過去,那“綠門”就是個別的意義。或許沒有人知道,那時候“綠門”在上學的路程中總是會遇到夫子,而且每個周末都會在同一間咖啡館碰到同時也在溫書的小趙。對於一個即將失去過去那幅美好記憶拼圖的人而言,哪怕只是找回了毫不起眼的其中一塊,也會對新的環境和生活帶來衝擊。


總幹事選完了,我們還會以甚麽名堂回去僑大?即使不是為了找學弟妹,或是從學弟妹的身上找尋過去的我們;就像隔著如此遙遠的時空,從陌生的“綠門”身上捕捉那份唯一殘留的熟悉。如果說“白門”是一種象徵,代表著純潔、希望和美麗,那爲甚麽在成長的過程中翻越了一道又一道“白門”,我們卻依然在人生的隘口踟躕不前?還是因爲這個世界本就構築於現實和污濁之下,打開了“白門”,反而讓塵世的一切充塞而入,終使之與理想漸行漸遠?


回想學弟妹如我們當初靦腆和真摯的笑容,還有那年上學途中倒在我肩上的髮香,這一段回溯所累積的一切,都在時間的堆疊中慢慢升華,並且超越;就像“白門”的美在於不去佔有和強留,也不用刻意為了成長而向其說“再見”,更不是不斷用其他的幻想去取代和寄托,她一直都在我們的心中。最後是笑聲遺落了歲月,調侃著提早入冬的秋,從陽明山上眺望林口,將自己反鎖在“白門”之外,輕輕地。一個人。


“在那場宴會上,作為學生代表的‘綠門’站在臺上向來賓們敬酒,視線停留在小趙和夫子身上時,還帶著微笑輕輕地點兒了個頭。”



此篇是予以系上現代文學導讀課,針對夏烈的短篇小說——《白門,再見!》的閲讀心得。故事圍繞在一群高中男生日夜思慕學校附近一所白門洋房裏,住著的一位“清麗脫俗”的女生,對其所知無多卻充滿幻想和憧憬,更因而以“白門”稱之。畢業以後,大家勞燕分飛,各自經歷了不同的人生履歷和現實的洗禮,而最後也在一次重聚中偶然發現,當年佔據了他們青春歲月的“白門”,原已不是當時所想中的那樣……


“如果無法改變現實與理想的差距,那就維持這段距離欣賞她固有的美。”


Faulten
文大中文系文藝組一年級
2008年10月3日星期五
avatar
Faulten

文章總數 : 29
注冊日期 : 2008-10-17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